“我给哥哥一试,效果很好,现在病情控制了,不再疼了。”李愷高兴地告诉记者。

企业对于尖端技术的钻研攻克令人钦佩,但回到产品的使用逻辑,这样的投入是否真正符合市场需要?则是不容回避的问题。